2021上海电子展-第98届中国电子展:面积3万平米,时间:2021.11.2-4三天,展商800多家,观众3万人次!
上海电子展
联系我们

后疫情时代,芯片产业走向何方?

发布于:2020-04-29 09:42来源: 上海电子展作者: shanghai.dianzizhan.net
上海电子展现在可以选展位了,靠近门口,双开口等好位置,先到先得! 马上咨询
新冠肺炎(COVID-19)的影响涉及各个方面,当然半导体行业也不例外,如最尖端的细微化技术发展停滞、无法采购生产设备,这是半导体行业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本文就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未来如何发展,展开论述。
 
在全球抗击疫情的大环境下,半导体生产行业将会如何发展?此外,新一代的技术研发、设备投资将会如何发展?同时,与“Before COVID-19 ”相比,疫情结束后,也就是“After COVID-19”,将会产生什么变化?是一切恢复原样?还是发生颠覆性的变化?
 
接下来,我们来分别看看DRAM、NANA性闪存、Foundry、处理器等各种半导体的生产情况。
 
存储、晶圆厂和处理器受影响不大
 
图1是各家DRAM企业的销售额排名及推移。2012年,尔必达(ELPIDA)倒闭、且在2013年被美国Micron Technology(镁光科技)收购,后来DRAM的生产集中在Samsung Electronics(43.5%)、SK Hynix(29.2%)、Micron(22.3%)三家巨头公司,2019年第四季度(Q4)三家公司合计占据了全球85%的份额(括号内为2019年第四季度的市场占比)。
 
由于韩国成功控制了新冠肺炎的蔓延,Samsung、SK Hynix的工厂得以顺利生产DRAM。此外,Micron的广岛工厂(原尔必达)、台湾Rexchip Electronics以及Inotera Memories等地区也由于没有发生过激现象(Over Shoot),因此量产工厂正常运营。
 
以上厂家中最有可能受到新冠肺炎“袭击”的就是SK Hynix的位于中国江苏省无锡市的工厂,但是,此工厂的运营并没有产生问题,反而在4月18日公布说要投资9,500亿韩元将工厂扩大1.5倍。(MK NEWS,4月22日)
 
另一方面,NAND的情况如何呢(如图2)?从市场占比的高低来看,Samsung(35.5%)、铠侠(原东芝存储半导体,18.7%)、Western Digital(WD、14.7%)、Micron(11.3%)、Intel(9.7%)、SK Hynix(9.6%)(括号内为2019年第四季度的市场占比)。
 
其中,业界曾普遍认为Samsung的位于中国西安的工厂最危险,然而却没有听说西安工厂的稼动率下降。当然,韩国NAND的量产工厂并未受到影响。SK Hynix一样未受到影响。
 
此外,铠侠和WD的四日市工厂也在实施远程办公、上班前测量体温等措施的同时,继续保持生产。作为Micron的新加坡主力工厂,有员工感染新冠肺炎而受影响,台湾的工厂由于控制了新冠肺炎,因此NAND工厂正常运营。
 
从目前来看,虽然发生了新冠肺炎,而DRAM、NAND的生产却比较顺利。
 
来到晶圆厂方面,图3 是TSMC最近6年的细微化发展推移图。TSMC在2019年顺利地量产了7纳米工艺(N7),将EUV(极紫外光刻,Extreme Ultra-violet)应用于孔径的N7+也顺利地启动,且应用于华为手机的AP(Application Processor)。
 
2020年,TSMC将会量产在孔、排线上都适用EUV的5纳米工艺(N5)。N5的研发已经结束,且没有受到新冠肺炎的影响,按计划量产。Apple的“iPhone”AP(Application Processor)、华为手机的新一代手机AP 应该都会采用N5。
 
台湾是成功控制疫情、且感染人数较少的地区之一,3月18日TSMC的一名员工感染新冠肺炎,引起了一些骚动(日经新闻3月19日)。此名感染者已经住院接受治疗(据说不是技术人员,是业务相关的员工)。此外,密切接触的约30名员工已经按照台湾当局的指示实施隔离14日。据TSMC表示,这并没有对Foundry的生产产生影响。
 
图4是英特尔、AMD的销售额推移,英特尔在2016年第三季度的销售额占比最大达到82.5%,后来逐渐减少,与顶峰时相比,2019年第四季减少了14.1%,下滑至68.4%。反而AMD的市场占比上升至31.5%。
 
英特尔的市场占比之所以下滑并不是新冠肺炎的影响。在2016年英特尔并没有成功从14纳米发展到10纳米,后来,虽然14纳米在“延命”,为了提高处理器的性能,增加了核(Core)的数量。结果,处理器的芯片尺寸增大,而从1个晶圆上获得的芯片数量就减少了,因此处理器的出货数量骤减。
 
另一方面,AMD将尖端处理器的生产委托给TSMC。而TSMC将AMD的处理器安排在顺利启动的N7工艺中生产,进一步缩短英特尔与AMD的差距。
 
新冠肺炎的蔓延很可能会加速以上这种倾向的发展。也就是说,英特尔在爱尔兰、以色列、美国三个国家生产处理器,而美国已经宣布进入紧急事态,这很可能对英特尔的生产造成影响。另一方面,AMD的生产委托给了TSMC,因此受新冠肺炎冲击的可能性较低。
 
换而言之,英特尔正在从处理器霸主的“宝座”上逐步下跌—这绝对不是夸大其词!
 
至此,我们见证了各种半导体的生产和制造,如今,却没有出现因新冠肺炎导致某某半导体工厂停产的新闻。对各家工厂来说,只要晶圆、光刻胶、溶液、浆料(Slurry)等材料的供给正常,生产都可以正常运营。
 
日韩半导体供应链受到扰动
 
半导体作为全球化布局的产业,在新冠病毒疫情向全球蔓延的情况下,不可避免将受到影响。日前有媒体报道,SK海力士位于韩国利川工厂的一名员工曾与大邱市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被隔离,与该名员工接触的800名人员也都进行了隔离。同时也有消息称,三星位于龙仁市器兴区工厂的员工感染了新冠病毒。
 
研究机构分析师盛陵海指出,目前疫情向全球蔓延已经是大概率事件。在全球一体化的当下,疫情的扩散势必会对半导体产业造成影响。台湾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刘佩真也指出,由于日韩在全球半导体供应链上具有关键地位,尤其在存储器、半导体材料、封测等领域,因此日韩确诊病例数暴增,也使日韩供应链产生了不确定性,恐将拖累今年全球半导体产业增长幅度。
 
从目前半导体产业分布状况来看,韩国是存储器重镇,全球市占达到73%。市调机构集邦科技的数据显示,三星电子DRAM市占率达到43%居冠,其次是SK海力士,占比29%。韩国疫情加重有可能影响到存储器供应链。需要注意的是,市场最近频频传出存储芯片价格或将大涨的消息。日本半导体工厂方面目前虽然没有关于疫情的消息披露,但是日本在半导体上游材料领域的地位十分重要,几乎占据了全球半导体材料市场的半壁江山,一旦受到疫情波及,问题将更加严重。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美股的大跌更多是受到疫情在除中国之外世界各地蔓延的影响,尤其是在日本、韩国、意大利公布了大批确诊数字之后。这显示了日本和韩国在全球半导体领域占据着重要节点,一旦日韩受疫情影响而停工停产,那么全球半导体产业将受到重大扰动。
 
不过,盛陵海也指出,目前的情况还没有发展到这样严重的地步。毕竟半导体晶圆厂对于外界环境的要求非常高,三星、SK海力士等公司更是采取封闭式管理,因此目前半导体供应链出现危机的概率还是比较低的。现在的影响主要集中在需求端下滑的层面。
 
疫情扩散是否会逆转全球市场回暖趋势?
 
年初之际,市调机构曾经普遍看好今年半导体市场走势,预测2020年市场将会回暖。然而,疫情扩散会不会逆转这种趋势呢?
 
业内人士韩晓敏表示,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全球半导体市场已经开始触底反弹。在2019年末2020年初,市面上各家研究机构都有预测,且对2020的市场回暖普遍持乐观态度,预计增长率在5%~10%左右。目前,在疫情全球扩散的情况下,对市场增长预期普遍下修5%~7%,预计2020年最终的情况会是基本持平或者微涨。
 
由于疫情冲击了零售业,其中智能手机、大家电、汽车等都是重灾区。这些冲击反映到半导体领域,造成了市场需求的下滑。目前来看,今年第一、二季度半导体市场受影响较大,第三、四季度影响会有所缓解。同时,我们期待明年会有反弹。
 
刘佩真则表示,随着疫情波及区域扩大,对供应面埋下很大不确定性,虽然半导体今年基本面不错,但预估增长脚步将受到牵制;先前预测可能有“高”个位数的增长率,如今增长率可能要下修至“中”个位数。
 
不过也有证券专家认为,目前来看半导体回暖的脚步是被推迟了,从原来的3—4月推迟到6—7月,或者更加往后。
 
我国半导体业应如何应对?
 
面对严峻的国外形势,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将会受到何种影响?我们应当如何应对呢?韩晓敏指出,日韩两国与国内产业链关系比较紧密。韩国方面,三星、东部高科等企业有庞大的代工产能,国内非常多的设计企业均选择在韩国代工生产。这些企业恐怕会受到较大影响。
 
日本是全球较为主要的半导体设备与材料基地,国内目前正在运营的以及正在扩产和新建的产线,对此都有严重的依赖。若相关设备和材料受疫情影响出现供应不足,对客户优先度不够高的国内客户将非常不利。
 
另外,还存在两方面的间接影响,一方面是由于韩国在面板、存储等领域的龙头地位,疫情的扩散恐将导致这些核心配件的短缺和涨价,进一步影响终端产品的出货与销售。另一方面,日韩欧美等均是全球电子产品的主要消费国,尤其是消费电子产品。疫情的影响对这些市场的终端产品销售会有直接影响,进一步也将传导到上游半导体企业。
 
那么,半导体行业究竟会如何发展呢?
 
一般情况下,大事件、灾害首先袭击的是弱者!就半导体行业而言,生产半导体设备的零部件、材料的中小型企业属于弱者!位于TOP等级(Hierarchy)的企业应该尽量掌握某些提供不可替代产品的供应商的财务情况。根据需要,有必要对这些供应商实施救援、收购。如果不采取一些对策,企业将无法生产出完整的产品。
 
另一方面,可能也会有企业把新冠肺炎当成史无前例的“下克上”的绝好机会。就处理器而言,AMD可能会夺取英特尔的一部分市场份额,且英特尔的市场占比在不断下滑。此外,就半导体的生产设备中的干蚀设备而言,东京电子可能会夺取Lam Research的一部分市场份额。就EUV曝光设备而言,可能会有客户采用日本的Gigaphoton株式会社的光源,而不是Cymer。
 
后记:
 
FINANCIAL TIMES(英国金融时报)的Chief Economics Commentator(首席经济评论员)Martin Wolf先生给4月1日的日经新闻投了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摘录如下:
 
新冠肺炎只是在自我繁殖,我们人类正全力以赴阻止其繁殖。我们人类与病毒不同,人类可以选择。
 
领导者应该冷静下来,保持理性。我们把对经济的影响控制在最小范围内,同时打击病毒。让最弱的人类和国家也可以抗击疫情。我们不应该怀有敌意、而应该抱有合作精神;不应仅持有民族主义精神、还要有全球性的责任感。全球疫情之后,我们要留下一个更好的世界给后代。
 
人类与病毒不一样,人类有选择的权利,我们应该利用好这一点。
 
是的,人类、人类的集合体—企业都有选择的权利,如何保护自己、社会不被新冠肺炎袭击,如何使疫情过后的世界获得飞跃式发展,这关系到我们每个人及我们每个人的公司,笔者真心希望人类可以做出一个可以使全球半导体行业获得增长、使人类获得进步的最优选择。
 


上海电子展现在可以选展位了,靠近门口,双开口等好位置,先到先得! 马上咨询
收缩
  • 电话咨询

  • 400-600-2281